注目一段墙(五)(王晓晖)

摘要:城墙失去了防御外敌的功能后,拆城就陆陆续续地进行了。起初,城墙只是年久失修,开始了颓塌。后来,随着城市的发展、交通的需要,有意识的拆城开始了。

注目一段墙(五)

——游?#26412;?#26126;城墙遗址公园

文图/文化信使 王晓晖(辽宁沈阳)

  城墙失去了防御外敌的功能后,拆城就陆陆续续地进行了。起初,城墙只是年久失修,开始了颓塌。后来,随着城市的发展、交通的需要,有意识的拆城开始了。

  ?#26412;?#22478;原来号称“四九城”,皇城有四个城门,内城有九个城门。过去每个城门走的车不一样,譬如崇文门走酒车,朝阳门走粮车,东直门进木材,西直门走水车,德胜、安定走兵车,出兵走德胜,收兵走安定,都是有讲究的。清朝时有九门提督(明朝时也有,属于内监职务),全称是“提督九门巡?#27573;?#33829;步军统领”,负责守卫京师,还有稽查、审案、发信号炮等职责,兼卫戍部队和警察的职能。清灭亡后,九门提督没了,城门和城墙也一点一点地消失。

  民国成立初期,向往西方新思潮的很多人认为,新时代开始了,旧城墙是封建社会的余孽,当?#30343;?#20110;必须打倒的范畴。于是乎,思想上的墙推没?#39057;?#30475;不见,全国很多古城的城墙被轰轰烈烈地?#39057;?#20102;——1912年上海,1913年杭州,1917年广州,一些古城墙相继被拆除。

  其实,自1901年,清政府为修建京奉铁路,就拆除了永定门的东城墙和崇文门的瓮城,建设了正阳门火车站。1915年(民国四年)六月,北洋政府为缓解粮食、煤炭运输困难,自京绥铁路的西直门车站至京奉铁路的东便门车站,沿着?#26412;?#22478;墙与护城河之间的“官荒地”,顺着城墙修建“京师环城铁路”,沿线经过的各城门瓮城城墙全部拆掉,只保留箭楼和部分整修过的城墙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建设?#26412;?#30340;指导思想?#22681;?#35774;工业城市,毛泽东曾在天安门城楼上说过,以后从这里望过去将看到一片烟囱。此后,?#26412;?#24066;的城市规划也都是在这样的指导思想?#38470;?#34892;的,旧城保护没有受到重视。

  1950年2月,建筑历史学家梁思成为保护旧城,和建筑学家陈占祥一起提交了《关于中华人民政府行政?#34892;?#20301;置的建议》,提出在旧城外西侧另辟新区,作为新中国的政治心脏;一条便捷的东西干道连?#26377;?#26087;两城,如扁担一样担起中国的政治心脏和中国的城市博物馆。这份“梁陈方案”提出后立刻被否定,据前?#26412;?#24314;设局工作人员孔庆普回忆,1951年之前他们还在修缮城墙和城楼,周恩来总理让政务院专门拨了维修款。1952年5月,突然接到通知——拆。

  从1952开始,?#26412;?#22806;城城墙被陆续拆除,政府组织市民义务劳动,或动员各单位拆墙取砖取土。参与过拆除的人说,城墙的夯?#20004;?#23454;到一镐下去只一个白点儿。几年内,?#26412;?#22806;城的墙被全部拆除,内城的墙被拆了一半,留下一半。1953年5月,朝阳门和阜成门的城楼及瓮城被拆掉,街道取直。1954年,中轴线上的地安门被拆除。1956年,永定门城楼周围城墙被拆掉。1957年,永定门城楼箭楼被拆掉。1959年,修建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工程,中华门被拆除。1965年7月,地铁工程开始动工,内城城墙的拆除工作也随即展开。1969年,内城城墙在修建地铁和备战备荒中被彻底拆除,城砖大多用在了“深挖洞,广积粮”的全民工程设施上。拆除过程中,也有不少市民给《?#26412;?#26085;报》和建设?#20013;?#20449;表示不解,但执行任务的计划依然按部就班。

  1956年、1958年,彭真两次向中央表达?#26412;?#22478;不应该一扫光,建议把城墙的四角和完整的城门留下来,再保留几座刚修缮过的城楼以及基?#23601;?#25972;的城楼,和一两段堿墙,留下一个轮廓。但是他的意见没有得到认可,?#26412;?#22478;墙最终只余下这么可怜的一段。

  价值是依赖于认识存在的,这么一个珍贵的历史瑰宝,被当作无用的“障碍物”拆除,实在是非常?#19978;?#30340;事情。实事求是地说,大部分人很难站在未来去考虑当下的问题,这就是所谓“历史局限性”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百废待兴,?#21592;?#32922;子是第一要务,让决策者们超越自身的认识、加大投入、牺牲在?#26412;?#22478;原址上的发展去保护古城墙,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后人回头去看,常会有巨大的遗憾,而历史,确实是由许多遗憾组成,令人?#23601;鎩?/span>

  如果当初采取了梁思成的方案,?#26412;?#30340;城墙上“可以布?#27809;?#27744;,栽?#21482;?#33609;,安设公园椅,每隔若干距离的敌台上可建凉亭,供人游息。由城墙或城楼上俯视护城河与郊外平原,远望西山远景或紫禁城宫殿。它将是世界上最特殊的公园之一——一个全长达39.75公里的立体环城公园!”

  而今,我只能站在这么一段?#20889;?#30340;城墙之上抚今追昔,“无病呻吟”。尤其?#25351;?#22427;口,俯瞰公园西部没修过的那一段,两旁城砖?#20889;媯?#20013;间宽阔的墙芯只余夯土,杂草丛生,与紧邻的?#34987;?#24418;成强烈的反差,嗟叹不已。

  (未完待续)

注目一段墙(四)(王晓晖)

注目一段墙(三)(王晓晖)

注目一段墙(二)(王晓晖)

注目一段墙(一)(王晓晖)

小链接
  王晓晖,笔名完颜蕙蕙,满族,中共?#21507;保?#39640;级经济师职称。1976年1月生于朝阳建平,1996年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中文?#25285;?#29616;供职于中国农业银行辽宁省分行,居辽宁沈阳。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?#20445;?#36797;宁省散文学会会?#20445;?#36797;宁省传记文学学会会?#20445;?#20170;日朝阳网文化信使。自幼爱文,喜精致、幽默、有思想的文字,爱温暖、?#34892;浴?#26377;活力的生活。

[编辑 赵盼]

好名声网

【?#23601;?#22768;明】


网站首页
日日进财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