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阳网】我快乐充实的一天(吴守贵)

摘要:“明媚的夏日里,天空多晴朗,美丽的太阳岛多么令人神往……”一首悠扬的歌曲,把我从睡梦中叫醒。这是我给自己设计的五点?#24736;?#24202;铃声,既轻柔舒缓,又十分精准。

我快乐充实的一天

文图/文化信使 吴守贵(辽宁朝阳)

  2019年7月18日

  “明媚的夏日里,天空多晴朗,美丽的太阳岛多么令人神往……”一首悠扬的歌曲,把我从睡梦中叫醒。这是我给自己设计的五点?#24736;?#24202;铃声,既轻柔舒缓,又十分精准。

  我慢慢地睁开双眼,看着天花板发会儿呆,?#32531;?#21521;左右上下转动眼球各10次,再伸个大大的懒腰。接着,十指当梳子,向后梳理头发120次,弯曲十指从前向后拿“五经”30遍。叠掌揉腹顺逆时针各100圈。侧身坐起,按摩左右涌泉穴各120次,再从上到下按揉左右太冲穴各120次。坐在床沿,双手搓热,按揉腰部三五分钟。

  在我起床前,老伴儿已去朝阳公园了,我下床的第一件事是烧水,边烧水边洗漱。水开后沏茶、沏羊奶粉,再吃两块光头饼干,垫补一口便去天心湖畔,在“七星杨”下练太极拳。

  热身活动后,做一遍“八段锦”,打一套24式,再打一套85或89杨式太极拳。打完后互相纠正动作,交流体会。撤退前再喊?#24178;?#23376;,吐出胸中浊气,顿感浑身轻松。

  晨练回来大约八点,到厨房做饭。当然,早饭大多是在街上买现成的馒头或者花卷,打开煤气灶加热一下,炒个青菜或做个汤,再来一个煮鸡蛋。

  上午若没有其他的“外事”活动,就在家看书或写点旅游心得体会。有时也看看电视新闻,但这些年从不敢看电视连续剧或长篇小说,因我有个毛病,只要看进去?#22836;?#19981;下,太耽误事。

  只要我在家,中午饭是一定要做的。一般是用电饭煲焖锅二米饭,米洗两遍就焖上,我认为带点儿米糠也无所谓。但老伴儿有些小洁癖,大米要多次搓洗,没一点浑汤才?#23567;?#25105;做个乱炖,把茄子、土豆、西红柿、南瓜切块,放个辣椒,切点葱花炝锅,少放点水开炖。

  20分钟后,乱炖出锅,尝一口软绵绵、黏糊糊、香喷喷,有滋有味,老伴儿乐?#29028;?#19981;拢嘴,边吃边夸好吃,还竖大拇指为我点赞!我心里明白,要说乱炖好吃,倒也不假,但也绝不像老伴儿说的那么好,只不过是老伴儿鼓励我多下厨房、多做菜而已。

  我是2016年底才学做饭的,?#20174;?#19968;起从天而降的交通事故,老伴儿右脚受伤,打石膏固定两个月,养了将近一年,把我逼进?#39034;?#25151;。

  我以前也是大男?#21448;?#20041;,很少做家务,更谈不上下厨房做饭了,并认为老爷们是在外面打拼的,不应扎个围裙围着锅台转,做家务、做饭那是家庭主妇的事。但老伴儿脚部有伤下不了地,做不了饭,去买饭吃也不是长法,就这样我被逼进厨房做饭。

  吃了中午饭,刷完锅碗瓢盆,上床眯一小觉。

  下午,除了看书外,还要接着上午继续写东西。到下午四点多钟,下楼去看看我种的那几棵丝瓜、苦瓜和扁豆角。由于土?#24335;?#34180;,老天几天不下雨,瓜、豆秧就打蔫了。我打开车库里的水龙头,提水浇灌。种几棵瓜豆,有收获能吃点纯天然蔬菜更好,没收获也不要紧,主要是想通过春种、夏管、秋收来享受这个过程,为?#22799;?#29983;活增添些情趣而已。

  我刚浇完东边的扁豆角,老伴儿在西边惊叫:“哎呀,你快来看,这叶里面藏个大苦瓜。”“在哪?”我边走边问。“这不是吗?”老伴儿左手拨开瓜叶右手指着苦瓜认真地说。“啊,真的。”我兴奋得像个孩子。跑回车库,拿把剪刀,把这个不到一尺长的苦瓜剪下来。老伴儿说:“诶!你怎么把它剪下来了。”我胸有成竹地说:“这是个主根,只有剪掉它,后面的瓜才能结得快,长?#20040;蟆?rdquo;老伴儿一脸茫然。

  自己种的苦瓜,不上化肥,不打农药,既是名副其实的天然食品,?#38047;星?#28909;解暑、养血益气、补肾健脾、滋阴明目的功效,何乐而不为呢?我说:“老伴儿啊,咱晚饭就来个蛋炒苦瓜怎么样?”“?#32501;稀?rdquo;老伴儿高兴地回答。我亲自动手把它洗好切成薄片,配胡萝卜、红椒丝。先炒好两个鸡蛋,再?#20040;?#33457;炝锅大火炒,仅两三分钟,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蛋炒苦瓜就上?#25042;耍?#21338;?#32654;?#20276;儿连声?#23707;謾?/span>

  晚六时许,同中原老师去大凌河人工湖遛弯儿,经天心湖上大坝到风帆广场。找个长条椅坐一会儿,交流白天看书、写作情况,多是我写的日志请老师挑错,老师总是认真地指出错别字,有时提出修改建议。因此,我的文章与以前相比有了新的提高。

  约一小时后,我俩再向三道坝方向散?#20581;?#23485;敞?#25945;?#30340;沿湖路,游人熙熙攘攘,摩肩接踵。西侧广场人声鼎沸,有节奏的广场舞音乐此起彼伏。从三道坝回到天心湖,找个闲?#24066;?#19968;会儿,八点前准时到家。

  进屋看会儿电视新闻,?#32531;?#27927;漱,十点钟准时上床。躺在床上微闭双眼,回放一天从早到晚的活动情况,感觉还算充实……

小链接
  吴守贵,辽宁省建?#36739;?#20154;。1950年5月18日出生。1969年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1978年6月毕业于南京工程兵工程学院,高?#35910;?#31243;师。热爱文学,?#19981;?#26053;游。著有《夕阳韵语》《金秋韵语?#32933;?#35789;集。2010年6月退休。2012年8月加入朝阳市金秋文学社,现为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,朝阳市作家协会、诗词学会会员,辽宁省散文协会会?#34180;?/span>

[编辑 ?#30036;?nbsp; 责编 赵盼]

好名声网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首页
日日进财投注
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计算器 问道商人怎样0投资赚钱 淘宝快3开奖走势图 福少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大连棋牌游戏大全 pk10老平台哪个好 手机app怎么买排列三 现在女孩子做什么工作最赚钱 澳客网 湖北11选5在线购买 福州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男人赚钱都是为了女人 手机捕鱼哪个好玩 腾讯欢乐捕鱼碰碰鱼 山西十一选五平台 酒店是如何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