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陽網】走進八盤溝

摘要: 說到古村、梯田、油菜花,人們立刻會想到江西婺源。十里水鄉,煙雨中的古鎮,百里梯田,金黃色的油菜花,如詩如畫,仿佛天上人間。

走進八盤溝

文/鄭文革 圖/李秉義 田潤豐 編輯/雅賢
八盤溝村 李秉義攝
八盤溝秋色   李秉義攝

  說到古村、梯田、油菜花,人們立刻會想到江西婺源。十里水鄉,煙雨中的古鎮,百里梯田,金黃色的油菜花,如詩如畫,仿佛天上人間。然而,在遼西朝陽,也有這樣一個古村落,堪稱為“遼西小婺源”,它雖無婺源的徽派建筑那么多的古村,雖無婺源一望無際的油菜花,雖無婺源云霧迷蒙的山巒,然而,它坐落在山下的石砌墻屋的小村古樸別致,伸進大山深處的梯田綿延,油花朦朧,鬼斧神工的南天門、姿態萬千的奇石,令人流連忘返,如醉如癡。它,就是朝陽縣北四家子鄉的八盤溝村。

棒槌石   李秉義攝
大山深處的梯田   李秉義攝

  第一次去八盤溝是在2014年的國慶假期。

  我和幾個文友攝友在蒙蒙細雨的清晨來到八盤溝。只有70戶人家的小村,籠罩在煙雨中,雞犬聲和,炊煙裊裊,石筑的院墻、為數不多的土房寧靜而安詳。村里從八盤溝山上流滲出的一汪泉水現出微瀾,仿佛聽得見地底下流動的節奏。沿泉水旁的羊腸小道逆流而行不遠,便入村內的主街,通過主街西行就是八盤溝九溝十八岔。我們選擇看南天門溝和棒槌石溝。

孔子講學   李秉義攝
八盤溝水庫    田潤豐攝

  剛到八盤溝山下,秋雨驟停。舉目遠望,群山逶迤,如大海的波濤,連綿起伏。座座山梁之間,梯田層層,鑲嵌在溝壑中,經山不絕,如一架架登天的長梯,伸向云間。又如一條條玉帶纏山繞壑,無盡無休,將八盤溝的一座座青山連綴成片又依次隔離,錯落有致,美輪美奐。初到八盤溝,便陶醉于它梯田的壯美。空山新雨后,天氣晚來秋。天公作美,讓我們擁有欣賞八盤溝得天獨厚的時機。沿梯田旁細碎的石子路,我們前往八盤溝的南天門溝和棒槌石溝。這讓我們與梯田有了更近距離的接觸。身旁夾在山間拾階而上的層層梯田與我們結伴而行,觸手可及。雨后的山梁上云霧繚繞,看不到梯田的盡頭。每一層梯田依溝型而建,或寬或窄,或長或短,平行伸延進大山高處,只有石壘的田埂壩墻整整齊齊,純白色的石頭組成一列列橫隊如被檢閱的士兵,緊密有序,讓人想起上世紀50年代中期開始,一位叫曲振生的硬漢帶領八盤溝人揚鎬揮锨、手推肩抬、驢馱馬拉,披星戴月撤坡、填溝、砌壩、壘墻、修梯田的壯觀場面。從1955末到1970年16年間,造梯田1000多畝、栽植刺槐、油松、河灘楊柳、果樹6000多畝,僅1962年在大小200條溝壑修谷坊3500座,完成石方量14萬立方米修梯田、壘石壩,如果用現在的高科技、機械化作業標準來計算,這些數字不算什么,可能用短短幾天時間就能完成,然而在那個年代,靠的全是手工勞作,靠的是人的苦干實干,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天文數字。這里的一塊塊石頭,浸透著八盤溝人的汗水,一層層梯田,灑滿了八盤溝人的心血。梯田里,村民在秋收,金黃的玉米、黝綠的大蔥、剛剛翻出紫紅色帶著泥土的地瓜……無不向人們昭示著梯田給八盤溝人帶來的福祉。八盤溝的梯田,是人與大自然抗爭的一部波瀾壯闊的史詩,是八盤溝人鐫刻在大地上的不朽的雕塑。

村里的石碾   田潤豐攝

  八盤溝除漫山遍野的梯田讓人震撼外,還有山的巍峨奇美。山上不僅僅有崖柏、紫丁香、暴馬丁香、柞樹、松樹、山杏樹、楓樹、山核桃、榛子等眾多樹種,有數不勝數的奇花異草和草藥、有百鳥鳴囀,有君梅茶的醇香,還有石林以及各種形象逼真、栩栩如生的山石。走進八盤溝深處,層巒疊嶂,巨石嶙峋,各具形態。先是棒槌溝的棒槌石,顧名思義是像棒槌一樣的巨石。但在我眼中,瞬間直觀確像棒槌,然而細看又頗似孔雀,一株崖柏正好生長在孔雀的嘴尖,而孔雀長長的頸后又是一片一棵棵獨立生長的松樹或柏樹,濃綠蒼翠,樹與樹之間的灰白色山巖與樹的綠交織,仿佛孔雀開屏。于是便覺得叫它棒槌石不如叫孔雀石更恰當貼切,似乎還能帶有淡淡的美感。一位極似元帥的將軍執寶劍坐在那里,威風凜凜,頗顯運籌于帷幄之中、決勝于千里之外的氣概;兩塊相對的巨石,讓我想起《西游記》里西天取經的唐僧,虔誠地揖拜佛祖。只見他袈裟披身,僧帽端正,佛祖慈眉善目,笑容可掬,向唐僧傳經授法;那塊石頭,我叫它獅身人面像,遠遠看去,額頭飽滿,口方鼻挺,一頭濃密的灰褐色頭發,因石巖帶有的圈狀紋絡,在視覺上給人頭發卷曲的感覺,如雄獅的毛發。莫非很早以前,古埃及王子也曾來過此地?要不然這塊巨石又哪能與金字塔旁的獅身人面像如此相似呢。金蟾望月、石獅怒吼、昭君出塞、時珍采藥、老子講學、望夫女等千姿百態的景觀,神奇神秘,美不勝收。然而最令人驚奇的是南天門。最初知道南天門的名字,是泰山的南天門,但它是人工修建的,而八盤溝的南天門卻是渾然天成。因此看到它,更讓人感到大自然確是一位杰出的能工巧匠,哪里得到它的恩寵,哪里便有一幅驚世的杰作。八盤溝何其有幸,大自然匠心獨運賜予它壯觀的南天門。南天門是由一塊完整的巨石構成,門框門楣連在一起,門框懸空與兩側的石柱構成門的形狀。石門上生長著生命力頑強的崖柏,門里門外則是茂密的山杏樹、野丁香、杜鵑花。可以想象春天的南天門,被杏花圍繞、丁香芬芳、杜鵑簇擁的美麗。那時的南天門,該是一道盛裝的彩虹門,英氣中蘊含著嬌媚。南天門正對的八盤溝山頂,一塊巨石如烽火臺,又如點將臺,俯視著護衛著南天門不被外敵侵入。

力與美   田潤豐攝
南天門   李秉義攝

  奇形怪狀、惟妙惟肖的山石在八盤溝隨處可見,增添了八盤溝的陽剛之氣,然而各種樹木花草卻如多情的女子,在石頭旁恣意衍生瘋長,即使是在石頭的空隙里,也有樹的綽約風姿,讓堅硬的石頭變得生動柔情。紅艷的秋楓點綴在蒼翠的山巒間,讓八盤溝充滿了嫵媚,山里紅枝頭如紅豆般的串串果實隨風搖曳,是否向堅毅的山石訴說相思?遼西山上少見的君梅茶,它雅致的名字是否來自于君子與梅花這剛與柔二者的簡稱?可以想象得到,在八盤溝,春天杏花粉嫩、暴馬丁香純白,杜鵑花艷麗,還有秋天的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與山的巍峨、石的雄姿相應成畫,彰顯著大自然陰陽相濟的和諧。

宋任窮居住過的的民宅   田潤豐攝
梯田層層  李秉義攝

  登上八盤溝頂峰(我們去的最高處是南天門溝點將臺),大有“手可摘星辰”的感覺。白云悠悠從頭頂的藍天上掠過一片,又飄來一片,狀如八盤溝石頭一樣千變萬化。群山奇峰疊起,峭壁如云,連天接月。俯瞰八盤溝,起起伏伏的山巒云開霧散,秋陽正好。石林密布,雜樹繁茂,赤橙黃綠交織,尤為杏樹楓樹的紅張揚耀眼,如火似霞,裝點得八盤溝絢爛生動,熱烈奔放。“快看長城!”,順著同伴驚呼中手指的方向,果然看到曲曲折折的山脊如氣勢雄偉的長城,蜿蜒起伏,而天然形成的石林頗似長城上的一座座烽火臺,兼有“長城”兩邊望夫石翹首苦盼的凄美,將軍石扼守雄關的英姿,真可謂情景交融,詩情畫意。人們常說不到長城非好漢,而我要說,來到八盤溝,一樣能體會登上長城、看到長城的豪邁。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”、“山明水凈夜來霜,樹樹深紅出淺黃”、“雨侵壞甕新苔綠,秋入橫林數葉紅”,這些描寫山峰和秋天的古詩詞用給八盤溝一點兒都不為過。此時此刻,站在山頂,我們看到的不是八盤溝,而是一幅精彩絕倫的水墨丹青。在這幅水墨丹青中,一溝溝、一坡坡的梯田次級而下,如一條條河水緩緩流動,滋潤著兩岸的山嶺樹木,將八盤溝村攬進它母親般溫柔的懷抱,在一片片的層層梯田環繞下,八盤溝村若隱若現。古樸的房舍,整齊的石墻,雞鳴犬吠,羊咩牛哞,裊裊升起的炊煙,荷鋤持鐮而歸的農人,都已悄然入畫。

雨后的梯田   田潤豐攝

  第一次去八盤溝,便驚詫于八盤溝人的剛毅、堅強,驚詫于山的雄偉,山的柔美。然而,第二次去八盤溝,讓我對八盤溝又有了新的認知。

  2015年的“五一”假期,我帶著不曾來過的鄰居們來到八盤溝。我們在村外遠遠下車,說說笑笑走進八盤溝村。土房、石墻、核桃樹,灰鴿、老碾、木格窗,讓久居城市的鄰居們大驚小叫,摸摸墻上的石頭,推推石碾,尋找藏在葉子里面的核桃幼果,時光在這里回轉,年少而天真。走到村頭,不等我們尋問,熱情純樸的村民們便爭相告知前面八盤溝山下梯田里油菜花開正好。果然,話音未落,一片金黃色的油菜花便招搖在眼前。次第延展的油菜花,層次分明,重重疊疊,鋪展在八盤溝腳下,如一群舞著黃紗的少女,裊裊娜娜,風情萬種。在油菜花的襯托下,遠望南天門、棒槌石山云霧如黛,翠綠如洗;俯瞰八盤溝村,古風猶存,田園風光,愜意美好。此時的八盤溝,云霧繚繞的群山,金黃的油菜花海,古樸安詳的村莊,不是江南,勝似江南,不是婺源,勝似婺源。油菜花田里,村書記李春軍正在和游人閑聊,言談間流露出對八盤溝村未來的美麗構想。這位年輕的新型村書記目光里多了一層遼遠與深邃,在青山的豪放與黃花的豐腴中,在油菜花的嬌柔與梯田的粗獷中顯得剛毅沉穩。此情此景,讓我想起乾隆皇帝寫的《菜花》詩:黃萼裳裳綠葉稠,千村欣卜榨新油。 愛他生計資民用,不是閑花野草流。一代帝王乾隆所要表達的,該是花如人,人如花吧。

狀如長城   李秉義攝
陶醉其中

  兩次去八盤溝,讓我對八盤溝這個傳統村落的印象更具體,更深刻。八盤溝在我心里已不是一個簡單的村莊,而是陽剛之氣與陰柔之美濃縮在一起的時代的雕塑。山的剛與梯田的柔襯托,巖石的奇峻與花草樹木的相守,石砌的田壩與油菜花的纏綿繾綣,古樸的山村有清泉溫柔的依偎,這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都是大自然精心的設計與安排。而八盤溝的人也是如此。不說八盤溝勤勞善良的男人和女人,只說曲振生和李春軍這兩代八盤溝村土生土長的村支書,就是剛與柔、力與美兩種不同類型、不同時代的驕子。曲振生老書記是當年“大隊書記的好榜樣”、“全國山區建設一面紅旗”,他憑一腔熱血和干勁,一副錚錚硬骨,用16年時間帶領群眾開山造地,把“步步踩石頭、地在墻上掛、滴水貴如油”的八盤溝,變成了溝溝有谷坊,岔岔有石壩,環山皆田,無溝不堰的富饒山村,他的“剛”為后代子孫開墾出土地這筆巨大財富。而今天的村書記李春軍,是“朝陽市十佳青年”、“第十屆中國藝術節的群文之星”,兩次接受央視采訪,他連續19年在村里自費辦新春歌會,讓歌聲在曲振生老書記開辟的梯田間回蕩,讓優美的舞姿在八盤溝月華如水的夜晚靈動輕揚,他種油菜、種油葵,花開賞景,花落取果,以文藝興村,以旅游富村,他的“柔”換來父老鄉親精神生活健康向上,物質生活富裕興旺。一個戰天斗地,豪氣沖天,一個能歌善舞,睿智柔情,有誰能說,那綿延到大山深處的梯田和盛開的妖嬈美麗的油菜花,不是剛與柔的交相輝映,不是力與美的完美結合呢!

金色的海   田潤豐攝

  走進八盤溝,便走進天人共創的人間仙境。這里人造梯田的壯觀,山巒山石的奇美;這里村莊的古樸愜意,山林秋色的迷人,都令人心潮如八盤溝梯田般的起伏不平,并產生如八盤溝大山般的靜思默想。走進八盤溝, 領略到的是美,生發的是對自然的感激,升華的是對人的感動。

小鏈接
  鄭文革,筆名:格格,1966年生于遼寧省凌源市青龍河畔,會計師,遼寧省散文協會會員,朝陽市作家協會會員,《今日朝陽網》文化信使。多年從事文秘和宣傳工作,現供職于朝陽縣交通局,2009年榮獲朝陽市優秀共產黨員稱號,2013年榮獲朝陽市“三八”紅旗手稱號。其詩歌、散文、報告文學多次在各類征文比賽中獲獎,《文學月刊》、《遼西文學》、《作家天地》、《燕都文藝》、《塞外風》等發表,散文《金燦燦的粘豆包》收錄在中國公路文集《信風2009》,散文《又見桃花開》收錄在中國公路文集《家是夢里的桃花源》首篇。有詩歌、散文、評論收錄在《朝陽新世紀詩歌選》、《朝陽新世紀散文選》、《朝陽新世紀文學評論選》中。

【本網聲明】


網站首頁
日日进财投注
竞彩比分怎么买比较容易中 老快3中奖规则 188比分直播吧篮球 双色球官网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星期五 网站流量怎么赚钱 江西南昌麻将下载 极速赛车群 股票融资率 内蒙古11选五一定牛 娱乐棋牌?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计 黑龙江6十1历史开奖 福彩15选5(浙江) 网赚网站大全 麻将基本规则